老韩我受伤了

本来是想写文想填坑的可惜文力太缺,只能写写段子和片段,不过也算是产粮了,梗就是题目,几个老叶打着受伤的旗号厚着脸皮这个那个的故事,五个片段设定不同,都是我觉得过瘾的设定,总之写的时候写的特别开心,不知道看起来会不会过瘾

老韩我受伤了

如果是在日常

夏休刚开了头韩文清就接到了叶修的电话,声音夹杂着电流,压低了声线还带了点沙哑,他说,老韩我受伤了。
“伤哪了?”韩文清丝毫不怀疑叶修就算说话咬到舌头也能声称是受伤了。
“被车撞了。”
话一出口韩文清大脑瞬间空白了一下,花了点时间消化了一下信息,内心涌溢出的说不上是担心还是着急,总之都化作了不善的语气,“怎么回事?”
“出门没小心,被车撞了。不过没什么大事,不然也不...

点文点文

老韩生日就要到了,前段时间把手机丢掉了,屯稿算打了水漂,没事我屯什么稿啊!!所以沉默了这么久,来开个点文,韩受大前提,接受多p接受点肉,不过点文带梗,愿意陪我一起讨论剧情那更好了,以上

无题(六)

终于填完了!

韩文清到家的时候叶修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四仰八叉的睁着眼睛看他,喊了他一声。
“老韩。”
“嗯?”韩文清进门换鞋脱外套,百忙之中只顾得上扫了他一眼。
“哥等了你半天。”
挂好外套韩文清走到叶修躺着的沙发边上,低着头俯着视线和他四目相对,不消片刻就皱起了眉,伸手拉着他胳膊把没了骨头似的姿势极其不雅的人拽正了。
“新杰想做一个课题研究,要向上面申请资金。”
拉起来叶修,韩文清也就在他身边坐下了,“我回来前回了趟医院,今天的事情,我听老林说了。”
“小意思,不用谢哥。”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叶修立马蹬鼻子上脸,“韩主任,我今天可是帮了你大忙,你们满医院的医生护士都要对哥感恩戴德。”
“滚蛋。”韩文清懒得搭理...

无题(五)

好久不见的更新,我也不知道这一章的意义在哪,对剧情完全没有推动,就是写的爽。

刚交代完查房事宜的护士长一转身就看见叶修嘴里咬着根烟东张西望的走过来了,于是手往腰上一插,捏着嗓子就叫起来了,“哟,这不是叶主任吗,不知道这禁止吸烟啊。”
叶修听见声音转过头,笑了两下走过去,伸手把嘴上的烟拿掉,“这不没点着么。”
护士长依旧不领情,“那也不成,医院规定,你得把烟扔了。”
“我收起来总行了吧,别死板的跟你们张主任似的。”
“你!”
这全科上下可都是韩文清和张新杰这两位主任的脑残粉,就连个清洁的阿姨看见主任过来都要对着笑半天,威望高,声誉响,哪容得了外人这么叨叨,于是护士长急了,撸了袖子挑起眉毛就要还嘴,叶修见状赶...

无题(四)

叶修在韩文清家一赖就是好几天,有吃有住还有人暖床,日子过的要多舒坦有多舒坦。
这天叶修自己解决了晚饭靠在沙发上左等右等盹都打了好几个了也没见韩文清回来。正想着找找手机给人播个电话门锁却在这时响起了。门被一把推开,推门的人却没走进来,叶修探着脑袋向门口看了半天觉得韩文清整个一丢了魂似的愣在家门口,于是连忙上去把人拉进来。
“不是吧老韩,打我认识你你就住在这,这么些年记不住门牌还要在门口看那么半天啊?”
韩文清由着他把自己拉进门,安静的听他说话,一声都没吭,这下叶修觉得不对劲了,细看才发现韩文清脸上红的不自然,凑近一闻就能闻出股酒味。
“喝酒了?”
“嗯。”
答应了一声,韩文清绕过叶修脱了外套放在沙发上,然后...

老韩我们生个孩子吧 二【ABO】

坑了太久,已经忘了当时的构思了。

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晚上回去苏沐橙就举着个手机走过来了,说是韩前辈,找你的。
“喂老韩,哥这才走了半天就想了?”叶修接过电话讲话大大咧咧也不避人,酸的一旁的方锐和魏琛都倒了牙。
“少说些没用的,你这次打算呆多久?”
电话那头传来韩文清夹电的声音。
“不好说,少说也得…”叶修突然止住了话转头看方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凑到他身边了,扬着眉毛挤着眼睛,夸张了嘴形给他比唇语。
“干什么干什么,夫妻电话也是你能偷听的?”叶修稍微拿离耳边转头呵斥方锐,电话里听的一清二楚的韩文清这时候脸色已经黑了下来。
方锐一看叶修这人简直不开窍,自己嘴形做的多么标准的让他提孩子,他就是看不明白,于是干脆两手在...

无题(三)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竟然还写的这么开心。

苏沐橙打着离职不好联系的借口硬塞给叶修的手机震个不停的时候叶修正睡的迷糊,按了接听放在耳边说了句喂。
“叶…叶医生,我媳妇她要生了!”
“什么?”叶修马上清醒了,“喂你现在在哪?”
“在去医院的路上。”
“行,我马上就到。”
放下电话叶修翻身坐了起来,想了想给韩文清拨了个电话。
“喂老韩,上次跟你说那个产妇,她老公刚来电话了,估计是要早产,我现在往医院赶,你们做好准备。”

站在马路边打车的叶修对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却没一辆空车的境况一筹莫展,照这个情况等自己到了医院,估计也顶不了什么用了。
眼前一辆车刷的开过,然后在前方三五米处稳稳停了下来,紧接着车窗摇下来了,驾驶座传出...

无题(二)


韩文清看清来人脸上表情瞬间僵了下来,“叶修,你又来捣什么乱。”
“怎么是捣乱,哥这叫履行职责。”
正说着话就传来被宫缩逼出的凄烈叫声穿透耳膜,叶修一只手按上韩文清的肩,“不跟你说了,你看,找不见哥着急了,我先进去了,一会找你。”
“你找我干什么?”
“请你吃饭!”

工作结束后叶韩二人找了个小酒楼,名义上说是叶修请客,其实是韩文清掏钱,理由很简单,这人今天出来没带钱包。
“我听说了。”韩文清喝了口水,然后看着叶修,后者动着筷子夹着菜,不停的往嘴里送。“怎么回事?”
叶修没停筷子也没作声,韩文清见状也不追问,立刻换了个话题,“那你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陪产啊?字面意思。”叶修咽下嘴里的饭喝了口茶。
“陪产?”...

无题(一)

听说雷文不需要题目,cp只有叶韩。
陪产×产科主任
剧情纯属胡诌,别问我什么是陪产,也别问我为何这么雷,也别问我吃没吃药,我吃了!但药效也阻止不下我的脑洞!

叶修失业了。
没错,快十年的产科主任妇女儿童的好朋友,数不清的新生命在他手上诞生,而如今,他失业了,就在刚刚。

一家小餐馆里叶修正和苏沐橙相向而坐,喝茶吃饭顺带聊天。
“难得你休假,刚好赶上给哥送行。”叶修笑笑举起茶杯呷了一口。
“说什么呢,你这就是个不定期长假,总会回来的,对吧?”苏沐橙眨眨眼睛,然后伸筷子去够面前的菜。“话说,你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我打算…”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尖锐的女人叫声打断了,从叶修的方向看过去只辨得是一个身形臃肿...

不留

梗来自,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韩文清是练武出身的,却是在往京路上开了家客栈,本着以诚为商以德带人的信念,生意往来红红火火。
几年前来了位客人,打扮得体长相干净,性子却是散漫随性,他来的那天晚上下起了小雨,那人湿着发梢也不去擦干,挽着袖子喝着热汤和店里的伙计聊天,韩文清站在柜台前和管账的张新杰算账,或多或少也就听了那么一耳朵。
听那人说他叫叶修,家里做了点生意,自己出来一在游山游水散散心,另外也是无处不在寻找着发财机会。
“像你这样的富家子弟,平日在家养尊处优,如今出来也是人前人后有人伺候。”张佳乐坐在板凳上,脖子上搭了块白布,说话的时候转过脸看他身边站着的林敬言,后者挽着袖子两手上满是活完面还没来及...

©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 | Powered by LOFTER